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军创建的

快乐、美好、创伤,组建了生活,形成了故事

 
 
 

日志

 
 

(原创)在连部(我在铁道兵14年第17)  

2008-02-07 18:20:27|  分类: 陈军在铁道兵14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连部(原创)

                                                        我在铁道兵14年第17

 

 1969年3月30日我们分到铁道兵第9师45团机械连的新兵,经过近一个月的机械常识培训,开始分班了。指导员按班次点名,各班把新兵领走了,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操场的中央,没人管我了。我问指导员我到几班,指导员拍下脑门“我把你给忘了!通讯员,帮着陈军把行李拿到连部!”然后对我说:“你到连部当文书。”我当时有点蒙了,文书是战士当中级别最高的,况且我那么一点文化也胜任不了这项工作啊。

 到连部安顿好自己的住处,老文书林柏山(1966年3月从黑龙江宾县入伍,1986年12月我见到过他,他在黑龙江省宾县电影公司任经理)马上就要复员,开始和我交接工作。全连战士的档案;向后勤处的军事、政治、后勤实力报表及要求;各级下发的文件、通知以及连队的枪支、弹药等等。几个小时交接完后开始吃晚饭,晚饭还没有吃完,一个叫马天路的战士气哼哼的进了连部,嗓门很高的说:“指导员,我要找你谈谈!”指导员笑呵呵的说:“不就是想复员吗?你是技术骨干,走不了!坐下说,坐下说。”他们进到了指导员的房间,有时马天路的嗓门高时还能听到他说的话,如“家庭困难,父亲去世,母亲岁数大,没人照顾”等等,突然指导员的门开了,马天路冲着我喊了一嗓子“文书,你个小新兵崽子,给我倒杯水!”我赶紧拿连部的公用搪瓷缸子给他倒了一杯开水端了过去。隔了一会马天路气冲冲的走了。我给他倒的一缸子水没喝完,在他手中端着,一边走一边骂咧咧的说:“大力丸谁都会卖!”第二天一早,我到马天路所在的修理班取连部的搪瓷缸,就他一个人在班里,他笑呵呵的对我说:“小新兵崽子,你叫啥?”我们两人慢慢的聊了一会,彼此都熟悉了。在以后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我们的关系一直相处的很好,当年8月份我到二排七班当战士,配属三营施工,马天路也在二排进行机械修理,我先开了一个月的破碎机,其中有一台发动机是美国道奇牌的,该机器没有调速器,工作时要用手操纵着油门,稍不留意机器就被石块憋熄了火。马天路看我工作很辛苦又费力,他在机房琢磨了一阵,给我安了一个用脚踏的控制油门装置,我省了不少劲。1970年我被抽到连队演唱组的期间,正值马天路要复员了,他天天不去上班,连队各级领导谁拿他也没有办法,但是他天天到我们演唱组住的房间,义务给我们收拾屋子、叠衣服、挑水、烧地火垅。每当半夜我们演出回来,一进宿舍,屋里热气腾腾的很暖和,一盆盆的热水摆在我们面前供我们卸妆和洗漱。临转业之前他要了我、于景章、刘景海、于世庆四个人的照片底片,带回了家乡。他复员被安排到哈尔滨市绝缘材料厂当工人。1971年3月我到哈尔滨公出,找到了他的家,他已经结婚了,一进门嫂子就认出了我,然后跑到了车间去找他,告诉他“咱家相框右上边的那个人来了”他兴冲冲的跑了回来。

 我到连部的第三天,中国共产党第九次代表大会开幕,当天晚上我们收听了中央广播电台关于对九大的报道。指导员在一张小纸条上写了大约三、四行字的提纲,晚上九点钟带着全连去三里地以外的三荣岗(现林海车站),我团有七个连队,1500多驻扎在这里,团里统一组织召开大会,庆祝九大开幕。那个年代开大会,各连队要有代表上台发言,发言的人理所当然是各个连队的指导员或营教导员。当天晚上快半夜十二点了,指导员带着全连返回连队,四月份大兴安岭的夜晚还是零下二、三十度,冻的指导员咧着嘴进了屋,进屋后就跟我说:“今天没有准备,我的发言一点水平都没有,讲的非常不好。从明天起你根据报纸上登出的公告要点写一篇文章,等到九大闭幕时,团里还要开大会,我要好好给他们发个言。”第二天我特意找到老文书,请教了指导员喜欢什么样的文章,老文书告诉我,给指导员写材料最容易了,四个字“越长越好!”我按照老文书的交代,依据报纸上刊登的林彪副主席所做政治报告中的归纳的三条要点,参照以往的报纸和评论,闭门造车,四天的时间我冥思苦想,终于写出了21篇稿纸的发言稿交给了指导员。指导员掂量着稿纸的厚度,还没有看就连连说“好,好,写这么多,有水平!”4月24日晚上8点钟,随着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音员浑厚有力的声音传达了中国共产党第九次代表大会胜利闭幕的消息,并且全文播发了林彪副主席所做的政治工作报告,听完广播,指导员又带着全连干、战按团里的统一要求参加庆祝九大闭幕大会,我仍然在家里留守看电话。后半夜两点半,指导员回来了,他被冻得说话吐字都不清楚了,手指头也有些僵硬,一进屋就吃力的摘下手套,脱下军大衣、棉衣,用呜呜噜噜的声音跟我说:“文书,你这个材料写的太好了,太好了!”他兴奋着睡觉去了。第二天一早,我到炊事班打饭,战士们一看到我,有的指桑骂槐,有的干脆指着鼻子骂我“哪个王八蛋给指导员写的发言稿,别的连队发言都是两、三分钟,最长的一个也没有超过五分钟,咱们指导员一气念了一个多小时,越到后半夜天气越冷,坐在台下的一千多人冻脚就开始跺,跺脚的声音大的象打雷一样,他指导员也听不见,真坑人!”上午见到几个老乡,他们见到我又拽我鼻子又拽我耳朵,告诉我在台下开会的各连战士没有一个不骂你的,我能说什么,我也没有别的办法。我回忆起这一段时也常想,21篇、最少也要8000字,我到底写的是什么?就是文字,废话,我到底写的是那些词?应该是那些没有用的赞美、忽悠的废话!

 一天,我还要到团部去报表取文件。第一次到团部办事,我很紧张。上士高春山(1965年3月辽宁省北票县入伍,1969年底任机械连司务长,1974年任团后勤处军需股助理员,现任中铁19局供应处处长)说他正好也要到团部,领着我一块去。第二天,我带着上缴团仓库的5箱子弹壳,下了火车还有五六里地,五箱子子弹壳他让我拿一箱,其他四箱他背着。走到仓库他的棉衣都被汗水湿透了,他又领着我到司、政、后机关认个门,做了一下介绍,当天在团部招待所住了一夜,第二天返回连队。

 我在连部工作期间,连队的司务长李尔寺(1956年从内蒙古包头市入伍)对我倍加关心,前几年他一直在外地支左,几个月前将要转业,刚回到连队。他看到我的个子很小,经常从炊事班拿熟肉等好吃的送给我。九大闭幕的那天晚上,连队只有两个岗哨,司务长和我计4个人。连部里只有我一个人,一大趟房子空荡荡的,窗户外漆黑一片,不时飞起几颗苏联特务向天空打的信号弹,狗熊的叫声经常不断,我拿出两把手枪,子弹都上了膛,放在桌子上。半夜11点过后,困劲上来了,我用湿毛巾擦擦脸,但只能抵挡一会困意,半夜12点多全连开会的人还没有回来,不知怎么了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朦朦胧胧的只觉得有人往我身上盖被子,我腾的一下醒了过来,一看是司务长。我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他给我披了件军大衣,他笑呵呵的对我说:“说你警惕性高还真高,脑袋前放了两把枪,子弹都上膛了;说你警惕性不高呢,你又睡着了,特务进来把手枪拿走你都不知道!”我问他什么时间来的,他说我都坐在你身边都一个多小时了,他一直陪着我到全连的人都回来。

 1969年的4、5月份,可能是要长个子的原因,整天觉得肚子空涝涝的,怎么吃也吃不饱。那个年代饭里面也没什么油水,一天连队杀猪的时候我就想,怎么能吃到猪肉?也不可能从猪身上割一块煮着吃或烤着吃。我看到猪板油很不错,我就和杀猪的班长说“这猪板油生着吃可香了”他感觉很好奇,问我怎么吃?我说割下一块象一条肥皂一样大小的板油,倒些酱油就可以吃了。他不相信,开完膛后他从猪肚子里掏出板油,我从炊事班倒了半碗酱油,把一大块猪板油往碗里一搅和,呼呼呼的就吃掉了,由于创造了这个奇迹,机械连和修理连的人都知道了机械连那个新兵文书敢吃生猪板油,杀猪时都叫我去吃。

 每天我和通讯员到炊事班打饭的时候,炊事班把好吃的东西都锁在库房了,炊事班班长对连部的人还是很照顾的。厨房里只有一大盆猪油,我用饭盒盛一下子,抓两把咸盐,用二大碗在面板上将盐擀碎,吃高粱米饭的时候盛两勺猪油,撒点咸盐面往高粱米饭里一和,那个香啊,至今仍然十分留恋。也就是那几个月,我从入伍时的身高1.58米长到现在的1.71米。

 1969年6月1日,在儿童节这天,我离开了连部,由曹智慧(1968年大连市瓦房店复州湾镇入伍,1973年任团后勤处干事,1976至1977年我俩在一起共事两年)接替了我的工作。

                             2008.2.7佳木斯

 

 最新日志

 [原创]浅论发短信息的学问

 [原创]在连部 我在铁道兵14年第17

 [原创]袁副处长 我在铁道兵14年第11

 [原创]古老的江南小镇-兰溪市永昌

 [原创]劳动保障大厦在歧视劳动人民

 [原创]云端遐想\天上人间

 甘肃首例农民工“同命同价”案二审判赔14万

 人身损害赔偿法律责任请求权数论及法律适用

 [原创]“北大荒”的蓝天、古树、湿地

 [原创诗歌]七夕

 [原创]踏云慢行

 试析表现代理构成及与相关罪名的关系

 [原创]重游“响水观”

 摩托车与轿车相撞,法院依据“优者赔偿原则”定案(案例)

 优者负担原则的运用:一条狗惹出连环车祸(案例)

 [原创] 我所经历的海城大地震

 [原创]政治思想工作不单纯是说服教育   

  评论这张
 
阅读(626)|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