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军创建的

快乐、美好、创伤,组建了生活,形成了故事

 
 
 

日志

 
 

星期天,打猎(原创)  

2007-02-26 10:18:03|  分类: 陈军在铁道兵14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星期天,打猎(原创)

 

   1975年夏天,我们住在内蒙古赤峰市五三公社,我当时在铁道兵九师四十五团工程物资股,任营房助理员。王平在后勤处处直任战勤参谋。王平,1946年出生,1965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兽医大学,1969年毕业分配到铁道兵。王平也是部队子女,我们关系相处的非常好。

王平非常聪明,点子多,工作能力强,他的业余爱好也非常广泛,背古文、古诗,拉小提琴,还特别喜欢打猎。他有一支猎枪,是德国造的,每逢休息就到野外打猎。星期六的晚上,他和我约好第二天打猎去。

第二天吃过早饭,王平拿着他心爱的德国猎枪,腰间系着一排猎枪子弹袋,跟古代的武士一样。我拿了一支小口径步枪,带着望远镜和水,我们两个人浩浩荡荡的出发了。离营房驻地几华里便是莽莽群山,群山下有很多灌木林,我们选中一片灌木林便钻了进去,王平不时向我讲授着打猎的常识,林中有野兔、獾子等小动物。我们顺着林子向前搜索,林子很密,树根不时拌住双脚,树条也不时抽打到身上、脸上。还有一些带刺的植物,刮在衣服上就要轻轻的摘掉。走了大约五公里,除了看到几只乌鸦和喜鹊还有一些不知名的鸟以外,最大的动物就是在一棵高高的树上落着的一只猫头鹰。连兔子、狐狸的影子也没看见。我和王平商量,“别往前走了,走的远,回家的时候不好办呐!”王平坚持说“这片林子兔子脚印相当多,也有一些野兔的皮毛,咱们再往回遛,应该能碰到猎物。”。我听从他的话,两人相隔七、八十米在林中穿行。结果在林子里转了近六个小时,走了大约四十里地,还是一无所获。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我们的背囊本应该装满了猎物,很多战友都知道我们星期天去打猎,我估计他们的晚饭都不能吃,眼巴巴的等着我们带回一些珍美的野味解解谗呢!我感觉到失望,和王平说“走吧,往回走的话,下午三点钟的晚饭还可以赶上。”,王平坚持还要从林子里面走,我不同意,我从林子里面钻出来,五、六百米就是公路,我朝回程的公路走去。走了二百多米,听见“哐”、“哐”两枪,我站住,往枪响的方向看去,王平在林子里喊了起来“打到了一只兔子,快来拣啊!”,我索性坐在地上“你自己拎回来吧!”。三分钟以后,看见王平从林子里垂头丧气的走出来,离我还有三、四米左右的时候,他笑着说“我想骗你一下子,你还不上当,我想你听见枪响一定会立刻跑回林子里来,跟我分享胜利的喜悦和果实!”我说“这片林子都让咱们遛熟了,动物都冬眠了,不冬眠的也都猫到地洞里谈恋爱去了,它们都知道今天来了两个神枪手。”这是真的,我和王平的枪法都不错,我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就是学校射击队的成员,并且取得全市少年组第八名的成绩,是国家三级射击运动员。当兵以后,我的射击成绩一直是优秀,百米立姿无依托,速射十发子弹,打一百环是常事。王平的父亲酷爱打猎,红军的时候就是神枪手,抗战末期在长岛县当县委书记,上午和日本鬼子交手打了一场伏击战,下午仍到林子里打几个野物。解放后,也没有戒掉打猎的嗜好。王平从小受父亲的影响,对打猎也十分上心,并通过打猎揣摩动物的心理,有着一整套的战略战术。美国拉斯维加斯赌场的老板说“我不在乎哪个赌客赢多少或输多少,我最害怕赌客不赌!”我对王平说“你也不怕林子里有多少野鸡、兔子,就怕它猫在洞里不出来。”邪了,走吧,回营房!

往回走的路上,路过生产大队的场院,我们突然看见有成上千只的乌鸦和喜鹊,我们很好奇,一问看门的,他说“赤峰肉联厂冷藏库的机器坏了,冷库不冷,二百多吨牛羊肉因为太热而放臭了,就把肉拉到我们这当肥料。还没沤肥呢,就招来了这么多的乌鸦、喜鹊。”我俩眼睛一亮“打点乌鸦,回去给战友们打牙祭!”,研究完,我们分别上了两个谷草垛,大概有五、六米高的样子。从梯子爬上去,在尖上掏个洞,人钻上去以后再用草把子盖在头上,几分钟前,乌鸦喜鹊见到有人来,全飞走了,隔了一会看到场院静悄悄的,就又陆陆续续的回来吃腐肉。这时王平的猎枪就不好用了,他的枪一响,是能打一片乌鸦,但是它们好半天都不会飞回来。我轻轻松松的“啪、啪、啪”一枪一个,击中的全是乌鸦的头部,我打了三十枪,一个乌鸦倒下了,它身边的乌鸦楞眼愣神的张望一下子,加之口径枪的声音不大,它们继续吃肉,我喊了一声“再打就拿不动了!”,话音刚落,就听见从王平的草垛里传来的“哐、哐”两声,那是他的双筒猎枪开火了,转眼间满地黑压压的乌鸦全部飞走了。我俩从草垛里爬出来,兴冲冲的跑到场院,一检查,我三十发子弹打死了26只乌鸦,四只喜鹊,王平那两枪,他是沙砾霰弹,打死了9只乌鸦,两只喜鹊。太沉了,一只乌鸦有二斤重,我们留给看场院的老大爷11只,这老头还不要,他说乌鸦肉不能吃,我们劝了他半天,他收下了,我俩提着战利品回到营房。到家已经快五点了,饥肠辘辘,战友们很高兴,主动承担起了烧水、褪毛的工作。我和王平跑到食堂,打了点饭菜,回到我的宿舍,刚吃了一口饭,王平又提议“喝杯酒啊,解解乏!”,可是我们两个谁也没有酒,我们跑到军人服务社,不巧关门了。我找到机械股的副股长陈旺石,他是我在机械连当战士时的老连长,他说“我有一瓶酒,拿去喝吧!”。酒拿回来,王平他不会喝酒,酒量也不行,喝了一小口,有三钱?脸通红通红,眼睛都红了,我喝了有二两。这时候,战友们告诉说乌鸦肉煮好了,我拎着剩下的白酒和王平一道和大家又凑了一会热闹。乌鸦肉挺好吃的,一只乌鸦比鸽子大多了,再说我们也不是第一次吃这个了。那个年代油水少,肉食少,管它什么肉呢,能吃到就不错了,席间,大家窝囊王平“老打猎的了,连个兔子也没打到!”,我也说“再也不和你打猎了,你方性太大。”

打猎的故事虽然讲完了,可是发生在第二天的故事更让我一生难忘。

第二天,我到军人服务社买了一瓶酒还给了老首长陈旺石,老首长说什么也不要。开晚饭前,我看老首长没在宿舍,他的宿舍和我挨着,我就把这瓶酒送过去,然后到干部灶吃饭。吃完饭回来的时候,看见老首长在宿舍门口站着,我一走过来,他喊住了我。带着命令的口气说“过来!进屋!”进屋先埋怨了我一顿“一瓶就喝了就喝了呗,哪有还的道理!”他不听我解释什么,“既然送回来,你就给我都喝了!”说完,拿出了一小瓶腌制的杏仁告诉我“这是我河南老家院子里的杏树接的杏,砸出来的杏仁,我探家带回来四个月了,没舍得吃,今天拿出来给你当下酒菜!”然后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小酒杯,对我说“这是解放前地道的小炉匠用白银打造的酒杯”,用银酒杯装酒什么心情!哎呀,没办法,我喝一杯白酒,吃两粒杏仁,没多长时间,在他瞪着两只眼睛的“看护”下,加之我内心对老首长的尊敬,同时也不敢有一丝的反驳,一瓶酒干掉了。由于喝的太急,喝完酒,道个谢,回到宿舍喝杯水,连衣服都没脱就睡过去了。第二天凌晨两点多钟,我起来上厕所,一出门,看见老首长搬个凳子,坐在我宿舍门外,我问他你怎么还没休息,他说昨晚八点多钟,你们屋的刘振海说你喝多了,连衣服都没脱就睡了,我去想把你叫起来喝点水,叫了一会你也没醒,我就后悔了,怕你出什么事,就在外面坐了一夜。我听了以后十分感动。

 

              2007年2月25日于佳木斯

  评论这张
 
阅读(89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