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军创建的

快乐、美好、创伤,组建了生活,形成了故事

 
 
 

日志

 
 

天夫回校记(原创春运记实)  

2007-02-24 23:09:36|  分类: 陈军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夫回校记(原创春运记实)

 

我外甥天夫是重庆大学三年级学生。春节放假,他回到了遥远的黑龙江,靠近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市的老家。从回到家中的那一天起,和自己的父母、亲属、同学团聚了,是高兴的事,同时也为过完春节后返回大学的车票而担心、犯愁。

学校要求三月五号开学,而三月四号恰恰又是过正月十五的日子,在这一期间内,火车票是极难买到的。天夫行走的路线是从佳木斯乘车到北京,转车到重庆,正常情况下需要50多小时、两天两夜的车程。春节期间客流量大,在佳木斯买火车票通常都是七天前预定,很多学生的家长为了能搞到一张有座的车票而不惜带着小凳,在售票大厅彻夜等候第二天赶早的车票。但是,往往这个心愿也很难实现。前几天,有一位五十多岁的妇女在售票厅排了一夜的队后,很庆幸自己排到了第二号,她要给在南京上大学的女儿买一张卧铺票。售票时,她看到排在第一号的人喜滋滋的买到了一张卧铺票,而自认为百分之百没有问题的她却因为售票员一句“没有硬卧”的答复而嚎啕大哭。

我们家有个先决条件,天夫的舅妈就在火车站做售票员工作,天夫的同学们也知道这个情况,天夫一到家,就把他们五个同学一起回校的事告诉了舅妈,舅妈虽然卖票,仍喋喋不休的告诉天夫,历年来春节过后到正月二十之前,尽管加开了很多趟列车,火车的硬座都十分难买,更何况卧铺?加之售票室内还有许多规章制度。今年人们都认识到了全国铁路联网售票的快捷方式,有的人甚至在北京都可以买到从佳木斯到北京的车票,然后再用特快专递邮回佳木斯来。这就增加了买票的难度。

天夫本打算二月二十六日从佳木斯启程,到校是二月二十八日,今年二月的最后一天,稍事休息,做一下准备就开学了。二十号开始买票,舅妈告诉天夫他们一行的车票一张卧铺也没有购到,全程硬座。听到这个消息,天夫象霜打的茄子,立马就蔫了,一路遭罪不说,在同学面前也不好交代啊!没面子!

天夫想起在重庆上大学的三年里,六次往返于佳木斯与重庆学校之间,虽然有比较现代化的交通工具,每一次毕竟要走完近四千公里的路程,相当于两个红军长征的路程!六次往返学校,有四次多坐的火车是硬座,想起这些就头疼啊!天夫说第一次学校开学,从佳木斯买了全程的硬座车票,心里还挺高兴,独立走这么远的路,看着风景、和几个同入学的同学聊着天,有一种“是大人了,独立了”的感觉。佳木斯到北京不到三十个小时,好象在眨眼间就过去了,在北京停留了七个小时,到天安门广场玩一玩,也觉得时间过的很快。北京上车后,列车越过了黄河,天黑了下来,随着漫长的夜间旅行,人也慢慢的越来越乏、越来越累、越来越感觉到时间难熬。到了重庆后,只觉得两条腿已经控肿了,到校后的两天才恢复原来的精神头儿。第二年放寒假,因为第一次离开家这么长时间,非常想家,那种急不可待的心情驱使、支撑着天夫在七十多个小时之后回到了家乡。在北京上车时,三个人的座位挤了五个人,去一趟厕所,短短的十几米,来回竟要半个多小时。

零五年的夏天,列车在暴雨中起程,刚刚离开重庆,在四川达县附近,铁路被可怕的泥石流掩埋,暴风雨下了好几天,列车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进退两难,只好停在那里等待救援,等待铁路的抢修。三十四个小时啊,不敢离开车厢,因为外面下着大雨!吃的倒是有,没有免费的,价格还涨了好几倍!和几个同学侃大山,最后侃到没话可说,在什么心情下侃啊,眼泪都侃出来了。天夫眼巴巴的望着窗外,看着灰蒙蒙的天,看着急雨冲在窗户上形成的水流,就象被困在水帘洞里的孙悟空,不,哪比的了孙悟空呀,只能算是孙悟空的徒子徒孙吧,不会七十二变,也不会一个筋斗翻到十万八千里以外。方便面都吃腻了,吃到胃里直返酸水!在车厢里呆的难受,脱了外衣、外裤,穿着大裤衩到大雨中跑二十分钟,已经感到非常幸福了。到北京后,最让天夫生气的事情发生了:他的车票是重庆到佳木斯的通票,同一次的列车有,可是日期晚一天,列车员很“讲理,”“你们为什么不让当次列车长签字?”天夫和他的几个同学全傻了,还和人家振振有辞地理论呢,那混蛋列车员说:“泥石流?你们以为坐着‘神五’从太空回来啊?”没办法,他们在北京的列车上又买了一次票。天夫着实很心痛了一回。

零六年放寒假,还是没有买到卧铺,列车跑到河南的郑州附近,遇上了河南省百年不遇的大雪,列车又搁浅了。这一次停靠的时间没有遇到泥石流那次长,刚刚将近三十个小时,外面和黑龙江相比,天气暖和多了,天夫的御寒装备比别人强的多,那是要适应黑龙江严寒天气的,并且,能经常到外面走一走,观看外面的雪景,天夫觉得在车厢外面比在车里好多了,有活动空间,有新鲜空气,车厢里那是什么味呀?实在没事干,天夫跑到大雪地上睡了一小觉,刚感到挺惬意的、蒙蒙胧胧的,被人踢醒了,是列车乘警:“要自杀啊!”

几次到达目的地后,长途旅途的辛劳都让天夫病了一场,重庆零上四十多度的酷暑,回到家乡让他感到似人间仙镜一样,吃药、打静点,痛痛快快的睡他一、二十个小时,体力恢复了,精神头足了,然后再去做自己应该干的事情。每当说起这几件事,我妹妹都眼泪汪汪的,我还批评她,“小伙子遭这么点罪算什么,我们那时侯……”唉,人家已经不愿意听了,我真担心啊,八十年代以后出生的这几代人,怎么应付突变环境?

淹死会水的。这一次,天夫真犯愁了!什么时候我们国家能解决春运等高峰的运输问题?家里的几个亲属也在安慰他,“二十来岁,坐几天火车算什么,到地方睡一觉就好了,况且还有个座位呢!想当年小舅从天津一直站到哈尔滨,还是一个半脚落地。”又有人出主意,走的时候给他买一张搞建筑用的PS板,铺在他的坐席下面,困了就钻到坐席底下睡觉去。到底是小女孩温柔,他的妹妹出了个主意“天夫,为了解除你的旅途辛劳,我宣布,动员我和隔壁寝室的所有女生,不少于十人,象站岗值班一样,每个人用手机短信和你聊两个小时,要附带照片,你可选择性聊天,怎么样?”说的大家开怀大笑。说归说,启程的日期日渐逼近,天夫还需要做他的物资准备和心理准备,他是学美术的,要拿很多的纸,大家又给他买了几块手机电池,充足电后在火车上准备收发短信,多带几本书…….。天夫说了,坚决不带方便面!

               2007年2月24日于佳木斯

  评论这张
 
阅读(491)|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