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军创建的

快乐、美好、创伤,组建了生活,形成了故事

 
 
 

日志

 
 

血,是神圣的 (原创故事文学剧本)三  

2006-07-04 09:17:37|  分类: 陈军戏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血,是神圣的


           故事文学剧本

              作者 陈军 毛秀璞

 

51、
申家,客厅。夜晚
申严雄戴着老花镜,心绪复杂地坐在茶几边的沙发上。右手拿着一支红蓝铅笔,对着茶几上的文件思索着。
他不停地吸着香烟,青色的烟雾,在他的眼前轻轻缭绕着。
申妹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到申严雄身边,摇晃着他的肩膀,骄嗔地说:“爸爸,您到底还就豫什么?反正我已经跟沙强和他爸爸、妈妈说过了,这个忙您一定要帮……。
申严雄有些不耐烦了:“我说过了,我要听听沙强本人的意见在说。”
申妹紧接着略带温色地说:“再说什么!我两个哥哥,一个在东北,一个在山东,当兵这么多年,早就想调回来,您不同意,妈妈流了多少眼泪。自己家的事可以不用个人关系办,但沙强与我哥哥不一样。沙钢为救您,连生命都献出来了。帮助一个烈士的亲属、普通老工人的儿子,您警卫员的哥哥,做这么一点事,都犹犹豫豫,您,(停顿略一思索)您还有没有点良心啊……
这句话,震动了申严雄的心。他的面孔变得异常庄严。
他取下老花镜,看了一眼,站了起来,缓缓地在沙发前来回踱着步子孙。
申妹看着爸爸,呆呆地站在一旁,注视着爸爸的一举一动。
申严雄的目光又一次落在老花镜上——

52、
特写——老花镜。

53、
(回忆)
对越还击战时的一个深夜。
一顶帐蓬内,点着一个马灯。
沙钢背着冲锋枪一只手拿着这个老花镜,藏在背后,另一只手将申严雄推到床边。申严雄无可奈何地把手中的铅笔也交给沙钢,坐在以铺好的床上,解下上衣内腰间带手枪的皮带,微笑着,摇着头。沙钢来回摇着手中的老花镜,对着申严雄笑着,像顽皮的孩子对慈祥的父亲,笑得那么天真,那么可爱……。

54、
申严雄仍站在客厅,眼光落在斗厨上的全家像。

55、
全家像。
申严雄抱着五岁的小孙女与田绿蓉坐在中间,申妹及两个哥哥们,嫂子四人站在后面。

56、
申严雄又将目光移到沙钢的遗像上:
——沙钢遗像。
申严雄自言自语地说:“小钢,我没良心吗?”

57、
田绿蓉从卧室来到客厅,见此情景忙把申妹叫到一边……。

58、
申家门外。
沙强来告诉申严雄准备提前出发打前站的消息,刚要抬手敲门,突然听到屋里传出的讲话声——
田绿蓉:“小妹,这几年你忙忙碌碌,总是逼着你爸爸给沙强调部队,告诉妈,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59、
申家客厅。
申妹冤枉地说:“妈——,看您说到哪儿去了。”
田绿蓉:“看看,我也没责怪你呀。”
申妹:“我从来就没想过是不是爱他,只是觉得我有愧于沙钢,沙强一家,也为沙强失去了弟弟而……唉,我总想帮助他做点事,报答他们!”

60、
申家门外,
沙强完全愕然了。
他急忙转身走下台阶,脸上阵阵羞愧……。他急剧地思索着,耳畔反复回旋着申妹说的两个字:“报答,报答,报答!”

61、
申家院内。
申妹那张流露着惋惜的脸和那块洁白的手帕在沙强眼叠印闪现着……。

62、
沙强依然站在申家院内。
(幻觉):沙钢出现在沙强眼前,叉着腰,笑着对沙强开玩笑说:“小排长,小排长?真小啊,小排长,真小啊,嗯?”

63、
幻觉在沙强眼中消失了,但沙钢的笑声又停留在沙强耳边。
他觉得无地自容,握着拳,在自己的头上狠狠地捶了一下。
此时,申严雄披上衣服,带着深深的思考推开房门,见沙强独自一人站在院里,便招呼唤一声:“沙强!”
沙强猛抬头看见申严雄,眼前掠过一阵幻觉——

64、
(幻觉):——沙钢猛扑在首长身前,端着冲锋枪朝沙强开了枪,冲锋枪吐着火知,哒哒哒哒的子弹在呼啸着……。

65、
沙强周身下意识地一震,幻觉随之消失。沙强普得异常沉静,坦然。
申严雄:“沙强,怎么不进来?”。
申妹听到爸爸的说话声,急忙跑出来,大方地拉走了沙强:“我爸爸正等着你呢:“说完,不待沙强回话,便拉着他的手,进了屋内。
申严雄也一同走到客厅里。

66、
申家客厅。
沙强坐在沙发上说:“今天领导通知我,带几名同志后天出发,去青海打前站。我是来向你们告别的。”
申妹拿出盛着糖的盒子,放在申严雄与沙强中间的茶几上,又剥了一块,递给沙强。
申严雄慢慢地点烯一根香烟,说:“沙强,走之前,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助解决吗?比如工作问题?“
申严雄一家注视着沙强。
沙强冷静地想了一会,一字一句地说:“首长,我弟弟的死,是很光荣的,我们都要维护这个荣誉的纯洁,别的,什么也没有了。”
坐在一旁的申妹惊愕地看着沙强,觉得他的话聘书乎她的意料之外。
沙强继续深沉地说:“他的血,是神圣的……。
申严雄目不转睛地看着沙强的脸,深不可测的目光里——
沙强几次忽然变成沙钢。
他走进沙强,紧紧地握着沙强的手:“年青人,我明白了,你……你,真是他的好哥哥!”

67、
申家,客厅。
申妹正在打电话:“……沙强吗,请假出来一下好嘛?对,我有事找你”。

68、
人影稀少的大观楼公园,滇池的水在夕阳的余辉下闪着粼光。岸边的树木,随着晚风摇荡着,沙强拂开挡在眼前的树林,向前走着,申妹跟在一旁。
申妹几次想讲话,可又咽了回去。到走上拱桥时,申妹停下脚步,扶着栏杆,轻轻说:“告诉我,昨天你到底为什么?”
沙强:“其实,也没什么”。
申妹固执地问:“不行,你为什么要在走以前给我留个谜呢?”
沙强望着翻波的水和将要沉落的夕阳,意味深长地说:“铁道兵,固然苦。许多有门路的人在这入了党,提了干,就立刻扇动着镀了金的翅膀,飞到条件好一些的小窝去了。正因为这苦,我也想着借别人的翅膀把我带走。”
“过去,我没理解你,你也没理解我,然而,我们都没有真正理解我的弟弟。我们经常回忆起他活着的那怕一个很细小,很平常的印象。是永远沉缅在悲痛中?不!应该从回忆中汲取力量,鼓舞每一个活着的人。失去了亲人的人,需要抚慰,但更需要的是力量!力量!沙钢把它给了我,虽然这有个过程,但我毕竟拿到了,你爸爸也给了我,你呢?”
“我……?”申妹思索着说。
沙强继续说:“他的死很壮烈,但是,遇到这样的场面,任何一个战士都能做出类似我弟弟的行动。如果拿他的血当做换取享受的资本,这是对鲜红的血,神圣的血的玷污!”
申妹回过头,盯着沙强。
一抹夕阳的余辉由水中反射到沙强的脸上,显出清淅的棱角。他像回忆着什么往事,又像在遐想着前景,表情是那样坚毅。

69、
公路上。
沙强与申妹慢步走在夜晚的公路上。
他们停下来,沙强向申妹告个别。越走越远……。
街灯亮了,桔黄色的灯光,伴着沙强的身影……。
申妹喃喃地说:“影子,影子,影子……。”

70、
沙强连队,沙强住的帐蓬。
沙强坐在小凳子上,趴在铺檐上写信:
沙强画外音:“爸爸、妈妈,并不是我凭着这么好的机会而白白错过,并不是我不孝顺您老人家,您想过没有:

71、
沙家。
沙强妈妈拿着信看:“(沙强画外音)申妹他们热心帮我调到家门口而不去青海,难道不是因为您有个好儿子,我有个好弟弟。弟弟用他全身的鲜血,染红了他的路,我也应该用自己的双脚踩出自己的路。爸爸、妈妈,您说对吗?”
沙父双手捧着追奖给沙钢的珍存的功章,细细地看着。
沙母抬起头,喃喃地说:“好吧,孩子,妈听你的”。

72、
早晨,去往墓地的公路上。
沙强从公共汽车上下来,向烈士陵园走去。
他折了几枝柏叶,细心地编成一个小花圈,然后沿着一条小路走上去。

73、
沙钢墓前。
沙强突然停下脚步。
一位年轻的姑娘,狐独地站在墓前,又一整鲜花放在碑的正中。凄清的风,不住地拂动着她的头发和衣角。他微垂着头,是在悼念,也是在忏悔……。
“申姝”。沙强轻轻地招呼一声。
两个年轻人,在墓前停立了许久,许久……。

74、
火车站站台。
申妹向列车窗口的沙强伸出手,深情地说:“能不能给我也送来一点青海高原的风雪?”
沙强欲张口,又止住了。只是微微地笑了笑,也伸出手,与申妹握手告别。
列车启动了。
站台上回响起雄壮的乐曲。
列车窗口,沙强不停地摇动着军帽……。
申妹向前急走了几步,秀丽的眼中流露出恋恋不舍的目光。
急急忙忙赶来送行的申严雄,田绿蓉,见到车以起步,他们的目光在列车窗口寻找着沙强,申妹用手指了一下,申严雄,田绿蓉也忙挥着手……。
列车向右方开去,慢慢转向正面驰去。申妹、申严雄、田绿蓉向沙强告别,也向观众告别。

推出:“剧终”(定格)

        第1稿完于1981年12月19日沈阳苏家屯
         第3稿完于1982年1月17日佳木斯市

 


 

  评论这张
 
阅读(52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