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军创建的

快乐、美好、创伤,组建了生活,形成了故事

 
 
 

日志

 
 

谁 做 的 好 事 (原创散文)  

2006-06-18 20:20:16|  分类: 陈军在铁道兵14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 做 的 好 事

           我在铁道兵14年第16 


    饲养员黎锦威面对着一堆已经切好的猪菜,自言自语的谪诂着“昨天不知是谁帮我垛了不少猪菜,今天又切好一堆。
    这好事是谁干的呢,小黎查找了一阵,实在破不了案,只好来向我汇报,请支部给查找一下。
    我想了好一会,又问了几名同志,稍有点眉目,便直接找到12班战士张永兴,单刀直入地问他:“小张,你帮饲养员垛猪菜,做了好事不留哆嗦,让我好找!”。
    小张腼腆地笑了笑,谦虚地回答:“有空应该多干些。”我心里捉摸着他的话,沉思着,是啊,从我来到17连认识小张的那天起,就感到在这小伙子的胸膛内有一团火在燃烧。
    那是我刚到连队的第二天清早,就和战士们一块拖土坯。整天的工作中,小张始终站在活最重的岗位上,他总是不知劳累地工作着。其它班一个人当小工,供两个人拖坯,而小张他一个人却供四个人拖坯,来回都是用小跑步,汗水渗出额头,滴滴达达地落在地上。我深深地被他那种实干的精神所感动。
    我到连队的13天,1977年9月28日,隧道施工出现了大塌方。在这次塌方中,小张被砸在洞内埋在石头中,同志们救出他时,他整整被埋了40多分钟,在小张还昏迷不醒的时候,马上被送到卫生队住院治疗。他的右脚伤势很重。当我护送3名牺牲烈士的遗体到卫生队后,到病房见到张永光时,他刚刚苏醒过来,就几次要求出院,参加连队的战斗。我想着牺牲的战友,望着受伤的同志们,心中激起无限的悲痛与自豪。以后了解到小张在那次住院伤口仍较重,就开始收拾病房,以减轻医护人员的负担。脚稍好点,就一拐一拐地给重病号打饭,洗脸和解大小便。每天不等卫生队吹起床号,他已经将院子全扫了一遍,炊事员刚来到伙房,他就一同进去,帮助淘米,切菜。住院期间,他坚持每天两小时的自学,坚持写心得笔记,并给支部写了决心书。他整个住院期间受到了医护人员的好评。
    11月下旬,小张的伤势基本好转,在他的要求下,和一块入院伤已经全愈的3名同志一同出了院。回连后,因考虑到他的脚没全好,让他在家休息几天。头一天,他把全班所有该洗的衣服全找了出来,连同床单枕巾全洗了一遍,又忙着打饭,烧炉子,仍是忙个不停。第二天,坚决地上了工地,和大家一同战斗在高山的心脏。小张所在班是风枪班,他的脚没好利索,走起路来仍然一拐一拐的,但他始终把风枪抱在手中。上、下班的路上,总看到他把80多斤重的风枪扛在肩上,走在队伍的后面。
    出院后,他还是一直默默地为连队做着力所能及的好事。几个月啦,卫生值日的同志总是说厕所每天都不知被谁打扫得干干净净。原来是张永兴。
    入冬后,连队的水池旁,冻冰总被刨得干干净净,也是张永兴干的。饲养员小黎喂了50多头猪,每天起早摸黑,喂5遍还忙得够呛,主要就忙在切猪菜上,近一段时间,猪菜又不知是谁经常给切好了一堆堆的放在猪食房门前,还是张永兴干的。
    12月上旬的一天,小张感冒了,仍坚持上工,施工中,让浓浓的炮烟薰得呕吐起来,排里的人强把他送回连,并交待给洞外的同志,注意看他,不让他到工地。小张稍休息一下,又把全班的床单、毛巾全部洗了一遍。
    小张是1977年入伍的新同志,来到17连后,认真看书学习,写了满满两本心得笔录,带着问题学,理论联系实际。三个多月来,每天查铺时,都见到他俯在蜡烛下,孜孜不倦地学习和写心得笔录。通红的火花,映在小张圆圆的脸上,紧皱的眉间,正在向一个又一个的难关攻克。我每晚遇到这样的场面,感到:在这通红的火光中,照耀的不只是一个普通战士的脸型,而是一面鲜红的战旗,在引导着一个庞大的队伍,前进在通向明天的光明大道上!
    现在,我凭着他那腼腆的脸,与那被蜡光映红的脸联系到一块,感到炽热的烈火也在烘烧我的胸膛。

                     1978年2月于赤峰双庙17连

    黎锦威:1977年1月从广西省蒲北县泉水乡石坤村入伍到铁道兵9师45团4营17连10班,后调到炊事班当饲养员,1980年复员回家乡。
    张永兴:1977年1月从黑龙江省望奎县入伍到铁道兵9师45团4营17连4排12班,多年、多项连、营、团的标兵。
                                

    今天读起来哪个年代写的小文章,仍然感到心里头热乎乎的。这篇文章反映了当时我们连队的真实情况,同样,它也是全军的缩影。现在的部队,也仍然是这个样子!所以,我一字不改地把它发出去。

 

  评论这张
 
阅读(680)|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